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评论

楚寻欢:吹牛是一种文化,装逼是一门学问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菲菲 2017/8/25
楚寻欢吹牛语录:
牛逼,就是吹破牛皮也不能降低逼格。
吹牛,就是你放马过来,老衲除了会吹牛,还会骑马。
吹牛逼的最高境界是娱乐了观众,放松了自己,最后居然还实现了。
 
文/楚寻欢 

        有人看我头上毛短,穿的麻布衣服很传统,手中还常带一串佛珠,便好奇地问道:“你信佛吧?恩,看你样子是佛弟子。”

        我心里想反驳:“我不是皈依弟子,至少目前来看我骨子里反对任何宗教的束缚,但我尊重每一个信仰任何宗教的人。剃头是因为夏天喜欢头顶凉爽干净。佛珠是自己组织的一个公益拍卖拍到的,也算是寄托一份有意义有缘分的纪念。我是中国人,我喜欢传统文化,爱屋及乌就会喜欢传统服饰,谈中国传统文化,自然离不开‘儒释道’,也就离不开佛教的影响。因为认识的不同,人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各异,而修行法门也是千差万别,更准确的说,我崇尚人的心性修炼,我喜欢禅文化,禅的颠覆精神反对既有之传统,自然也不受任何信仰之束缚,其实我没有任何信仰;禅不可说,一定要说的话就是自然之道,或把它当做一种无法之法的圆融智慧哲学吧。”

        可转念一想,说这么多就太累了,人家也不一定能听明白,反驳本身就是一种我执。于是我通常的回答就是:“我亲近佛教,儒释道我都学习,好的东西我都信。”有时我会索性说:“我是装的。”

        这种回答似乎满足了对方友好的期待,也难得糊涂地安慰了自己。在信与不信之间,我就这样学会了去装。

        除了装逼,我还钟情于与投机知己吹牛,兴致来了,吹完热茶,赏画、喝酒、高歌、颂诗、舞蹈,全盘端上。围炉夜话,不问几更;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忘乎所以,何其神圣!

        做人如果老是一本正经地端着,不吹吹牛,不装装逼,岂不是太无趣。当然,吹牛有格调才可爱,装逼有境界才服人。装逼成真需要学问与智慧的支撑,若能冷静地对待吹牛与装逼过程中不成熟的表现,及时改进,善莫大焉。

        以前接触过一些穿着袈裟的董事长,满口佛号,心里想的做的却违背佛理,太不如法。他们虽然顶着法师的名号,甚至接管好几个寺院,一交流却露出包工头的嘴脸原形。更有甚者,出家还俗都成了沽名钓誉的道具,如今政治作秀,骂战作秀,艺术作秀,慈善作秀等层出不穷,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多绞尽脑汁的表演装逼只能忽悠一般普罗大众,装逼的本事不够可能就会贻笑大方甚至遗臭万年。

        做人装一天一月一年容易,难的是装一辈子。

        有一位赵文竹先生在京郊偏远乡村已经隐居20年,并为乡邻做了不少好事,近几年更是躲到山脚依山而傍,水、电、气、网自我独立循环。我称赞他道:“久仰赵先生隐士风流。”

        他自嘲道:“被发现了,就不叫隐居。”

        要知道,凭他的智慧才能,完全可以过别人眼里金碧辉煌吆五喝六的日子,不用躲在深山受“穷”。但即便如此,政商界名士慕名而来者依然络绎不绝,他的门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何也?人格魅力与修为在兮!赵文竹先生自谓农民,但自古英雄不问出身,他传播禅文化,读书写书布道影响了太多人。一个人隐居一年两年是一种“装”,一个人隐居二十年也是一种“装”,只是这种“装”已经彻底地入心入魂了。不逢迎苟合,不逃避厌世,赵文竹先生选择了他想要的生活,这种装逼的境界我服了!

        我又想起了民国两位最深谙西方改革的鸿儒辜鸿铭与王国维,他们是彼时唯一留着辫子的民国先生,他们的辫子也一度成为西学东渐盛行背景下之奇观。英文水平极高的辜鸿铭曾经对非议他的辫子的人说道:“我的辫子是有形的,诸位的辫子是无形的。我的辫子长在头上,诸位的辫子长在心中。”妻子问王国维为何不剪辫,他的回答更耐人寻味:“既然留了,又何必剪呢?”

        辫子代表独立人格,在举国剪辫之时,需要有人敢于不剪。在举国西化的年代,也需要有人捍卫民族文化,保存学脉不断。他们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间异类,却装得多么牛逼。

        有人说何必为吹浪费这么多文字。我想说,因为喜欢,喜欢就不嫌浪费,喜欢就不亏,喜欢就不累。其实不喜欢也是另一种喜欢,因为否定本身暗含一种更高的肯定。

        人生除了一本正经,更需要游戏吹牛;有了快感你就喊,何必为“叫与不叫”矜持伤神。

        人靠衣装马靠鞍,酒香也怕巷子深,女为悦己者容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他人的尊重。吹与不吹,装与不装都是形式,形式服务于情感,因语境需要而来,无碍其他。饿了就吃,渴了就喝,想吹就别憋着,这就是禅。

        不吹也是吹,不装也是装,何必那么认真呢?放松吹牛装逼真是人生一大乐事,要装就装一辈子。

        李叔同从文艺翘楚繁华巅峰遁入空门修最苦的律宗,最终成为名垂千古的弘一法师;造反者井上有一愚彻地守贫,用自我实践证明艺术的本质是苦修,试问当下的“行为艺术”谁能装逼到如此清贫通透?!

        吴大羽说:“画即是我,我即是画,为什么必须签名?重要的是让画自身去表达。”尽管寂寂无闻,自落低微,吴大羽却以一生的创造性劳动,书写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他从不在画上签名,也不留日期,这种卓绝的装逼让人肃然起敬,铿锵有力的言语背后该是一种多么强大的清醒与自信啊!

        画家高宏说:“我是个俗货,画展对画家来讲就是装腔作势。”愚深以为然,至少,我也是个俗货。

        愚以为,吹牛是一种文化,装逼是一门学问,吹牛本身就是一种装逼的文化。

        搜尽文字打草稿,老衲正在学习中。我之所以乐此不疲,“有趣”才是最重要的。

        若遇同气相求者,定当舍命陪君子。

        今天就吹到这里吧。(2017/8/25)

楚寻欢,原名王绍军,湖南武冈人,南蛮北漂客,媒体人、独立艺评人、东方禅社发起人。

更多>>图片新闻PHOTO NEW

承德县三家镇老当铺村惊现“真龙”化石
2017年07月28日-29日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三家镇老当铺村开山扩路,在挖掘机施工挖山时,发现下图“龙”图案和“女”字化石。
青海玉树赛马“为媒”启幕三项节日庆典
7月25日,玉树传统民间赛马节暨第二届雪域格萨尔文化艺术节、三江源水文化节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扎西科赛马场启幕。
第二届鄂尔多斯国际文化创意大会发布会在京举行
7月21日,第二届鄂尔多斯国际文化创意大会暨“一带一路”文创北斗奖启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
清东陵被盗案责任人获刑2年
2015年10月31日凌晨,河北清东陵文物管理处景惠陵管理区内的景妃陵园寝温僖贵妃墓被发现遭盗挖,墓内金凤冠等多件文物被盗。

更多>>推荐视频VIDEO APPRECIATION


加油站自助加油 静电引发火灾

北京公交地铁收费新标准

北京站至北京西站地下线年底通车 10分钟内可抵达

【视频】中日就钓鱼岛等达成4点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