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艺术掠影

【陈蒙闲话】夜的忧郁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菲菲 2017/6/9

 

 

夜的奇异知觉


闲来无事,我在工作室兼我居住两用的房子里,走来走去。

 
面对四周墙壁,或我把它想象成一道堤坝。一种本能的反抗力量在我体内滋长,但我从未想要离开它,又不急着立即冲破它。
 
我把它当一个笼子,它囚过任何人,甚至渴望飞翔的鸟。
 
我惴想着老子的“上善若水”,到底是什么意思?当我愈去思考,我就愈迷失了自我。
 
我停下来,听着自己的心跳。这颗心一定没有它的房屋,它沿着地面倾斜,如水流淌着,填满了夜的奇异的知觉。
 
2016.3.8.凌晨
 
 

一个人是一片大海


每每想到,也许我可以画出或写岀一点有意思的东西沾沾自喜时,随之自己内心里马上出现一股反抗的力量,一种强烈的自我反讽而把刚才的想法消解掉。

 

这难道就是孤独的齐奥朗所宣称的“那些受伤的心灵的特权”?这种撕裂的内心活动滋生出来的思想打算将我占有还是令我屈服?
 
荷马说:一个人是一场内战。 我觉得,一个人是一片大海。 大海里充斥着海盗,飘荡着塞壬的歌声。
 
从我心底涌起的汪洋大海,好像是荒芜的海底旋涡,仿佛要把我赖以生存的屏障悉数席卷而去,如果我没方法把它抑制,最终会把我掩没。
 
因此,我的焦虑就变得越来越重。 在梦里我哭着喊着,我说我不想做尤利西斯。
 
2016.3.13 凌晨
 

 

我需要一顶帽子
 
 
看不清道不明,老感觉里头有什么不对劲。

跑去照照镜子。我的外貌,我看到的只是几件花钱买来覆盖着我皮肉的衣服和平庸的姿态中透出几份厌倦的神色,这让我极不舒服甚至反感。
 
我知道,我的烦躁来自于它的外部固有的可见性,逐渐变成有分寸有说服力的外表,这让我不知所措。
 
你能够瞧见你自己的脸吗?不。因为眼睛不能瞧见它本身,如欲看到就必须借着外物的反射。 可借助外物看到又如何?全是表象,不真实的幻觉。
 
出门前,我尽量把一些外在的形式融洽到最佳的状态。因此,我需要一顶帽子,这让我感觉良好。
 
人们看到它,而忘了我。
 
2016.3.13 

 

 

夜的忧郁
 
 
夜里突然醒来,感觉自己是大地的陌生之物,是心事重重的奴隶。

仿佛时间在停止不动,意识在窄小的房间里感知中迅速消耗着自身。这让我想起一个哲学家的诗,“房子在颤抖,而主人却一无所知。”
 
我摇摇晃晃地意识着,黑暗立刻浸沉过来,感觉拉亮灯也无济于事,随时被掐灭。
 
如果生命是真的,会让人无法承受。该死的叔本华像一个梦魇,无处不在。
 
我翻身点燃一根香烟,回味刚才的神经过敏,并期待有一个夜晚的译码员前来,梳理我这个混沌的状态。
 
2016.3.19 凌晨(作者:陈蒙


陈蒙:艺术家、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1977年生于广东,现居北京。
曾就读于河南工程学院工艺美术系和中山大学哲学系,约有30多万字的文艺评论、诗歌、随笔发表于国内外,策展及参展超过100次,并多次担任有学术高度的艺术主持。
现任PINKI品伊国际艺术馆艺术总监、泉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hqwhwbj@126.com。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