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艺术访谈

云间美术馆馆长徐迪旻:让美术馆温暖艺术 关怀心灵

来源:网络  http://www.hqwhw.com     编辑:Emily 2016/12/1

      初见徐迪旻,是两三年前在上海松江的一次采访中,当时他签名赠送由他编撰的《日本荟萃》,书中的地理、文化和史学资料旁征博引,不由对他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宽广的学术视野心存钦佩。再次见到徐迪旻,是在位于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9层的云间美术馆,此时,距他亲手创立这家上海最高的美术馆已过去五年。五年时间里,无数的展览和学术交流在此举办,为钢筋水泥构筑的陆家嘴增添了一抹亮色,更注入了人文的温度。在徐迪旻眼中,开明睿智、大气谦和既是上海的城市精神,也应该成为这座城市中美术馆的文化基因。在记者看来,徐迪旻对于艺术和人生高度的不断追求也正应和了这八个字。

云间美术馆名誉馆长陈佩秋先生亲自题写馆名
 

云间美术馆位于环球金融中心29层(左上),观众在云间美术馆欣赏摄影作品(右上),陈佩秋先生与参展艺术家合影(左下),著名歌唱家廖昌永携女儿在云间美术馆献歌

云间出生  自小修炼文化自信
      谈及为什么取名云间美术馆,徐迪旻特意强调,云间不仅仅是寓意美术馆所在大楼的高度,更是象征着艺术的高度,同时云间也是徐迪旻家乡——上海松江的别称。“身为云间人,必须要修炼文化自信!”松江悠久的历史文脉孕育了西晋大文豪陆机“法帖之祖“的平复帖,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派”引领中国书坛三四百年,至近现代,张大千、丰子恺、谢稚柳、程十发、白蕉、陆维钊、陈佩秋等大家与松江(云间)都有着不解之缘。

上海云间美术馆特隆重举办“云间雅集”系列庆祝活动

      松江的文化底蕴塑造了徐迪旻内在的精神气质,而独特的家学修养则将他引入了艺术之门。“一分字,三分裱!”徐家祖上一直经营着裱画生意,裱画在经营中要讲究信誉,在具体的操作中讲究艺术的再创作。从小,徐迪旻就对字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祖父“字如其人”的期许也让他年少时勤加练习,书法水平与日俱长,艺术造诣也不断提升。到小学时,他不仅熟记唐诗宋词当中的经典之作,一本成语词典也是烂熟于胸。年少时的这段经历不仅修炼了徐迪旻的艺术功底,更培养了他独到的艺术欣赏的敏锐性和洞察力。

与日结缘 倾情打造艺术平台 
      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徐迪旻被分配到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做老师,教授青年心理学,教书育人让他圆了小时候的梦想,但心中仍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探求的渴望。当时中日之间的民间交流还不成气候,抱着走出国门、拓展视野的初衷,1992年,徐迪旻带着借来的80万日币,只身负笈东瀛,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涯。
      在日本的20多年学习、生活,徐迪旻在醉心艺术品之余,也不断地深造,在东京学艺大学社会保障专业硕士毕业后,又在庆应大学攻读社会福祉专业方向的博士,同时,他也深入融入了日本社会,不仅是日本NPO法人亚洲友好协会理事长、日中商务合作协会的副理事长,还是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驻日代表、《新民晚报(日本版)》总编兼发行人。上海世博会筹备和举办期间,他还是上海世博会驻日本首席代表。众多的社会职务并没有让徐迪旻感到压力,相反,他利用平台和人脉积极对接各种资源,力图打造一个艺术交流平台,融通各种艺术门类。

既是馆长又是馆内讲解员的徐迪旻在向观众介绍来自日本的曜变金璃瓷作品

嘉宾在云间美术馆参加活动时留影

      在工作中,徐迪旻结交了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的森稔社长,东京六本木的森大厦拥有世界最高的美术馆——森美术馆,“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美术馆让大厦更温暖。”徐迪旻的艺术理念得到了森稔先生的高度认同,徐迪旻想在上海世博会结束后在中国的森大厦中建“最高的美术馆”的想法也得到了森稔先生的支持。2011年金秋之际,面积达1362平方米的云间美术馆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9层隆重开业。美术馆开业之初,徐迪旻就设定了三大理念——“微”、“高”、“尚”。“微”即见微知著、小中见大。让看上去很小众但很精致的展品,最大可能地让公众认知到他们的文化魅力和文化内涵。“高”即穷极高远、海纳百川,通过艺术品的展示,让高端的艺术,让有想象力有生命力的艺术,让世界的艺术走进上海,走进环球金融中心,走进云间美术馆。“尚”即时尚,用时尚的理念增强艺术的生命力,传承大师文脉,揣摩先贤心计,让优秀的传统文化与青年艺术家的创作实践相结合,让更多的当代艺术走进高端展馆,让有思想的艺术家通过这一平台走向世界。

中外宾客云集云间

      五年间,书画展、瓷器展、摄影展等无数的展览在云间美术馆与公众见面,国内外一百多位艺术家借助云间美术馆的平台与媒体、公众互动交流。在徐迪旻的心中,艺术品的征集、收藏和展示只是美术馆最基础的功能。真正的美术馆还兼有学术交流和教育培训的社会功能。更重要的是,有影响力的美术馆必须要能够推动国际艺术交流碰撞,促进公共文化艺术的传播。为此,云间美术馆呈现了一种有别于传统美术馆的运营模式和运营理念。云间美术馆有自己的艺术审查委员会,只要达到一定的艺术水准,展馆免费向参展者开放,比如很多经认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都已经免费走进云间美术馆为更多的人所熟知。针对很多国外艺术家来上海的展览,云间美术馆往往是贴钱贴人贴各项成本,之后通过艺术家留存作品进行拍卖和出售满足各项开支。另外,徐迪旻也倡导有创意的文化策展,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展馆。例如,今年是宜兴紫砂壶制壶大师顾景舟诞辰101周年,而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也正好是101层,徐迪旻的团队就向社会公开征集101把顾景舟和他传承人的紫砂壶经典作品,其中还请顾景舟的第三代传人为陈佩秋先生95岁寿辰设计了一把“九五至尊”紫砂壶作为亮点进行推出。徐迪旻感言:“螺蛳壳里也能做道场,关键要看思路,怎么把展览时尚化,让更多年轻灵动的元素融入进来。让美术馆可以安放艺术,净化现代人浮躁的心灵。”

建言献策 增强城市文化气息
      有参观者曾经这样定位云间美术馆,说她是陆家嘴无形的“东方明珠”,正是因为云间美术馆的存在,让陆家嘴平添了文化艺术芬芳。这是对徐迪旻的鼓励,也是对他的鞭策。徐迪旻说创建美术馆的自信也来源于他心中三棵中华文化的擎天大树:桑树创造了丝绸之路,让中国走向世界;茶树孕育了茶马古道,让世界熟悉中国;漆树是中华文明的血液、延续着中华文明的精髓。丝绸制品展、普洱茶文化展、中国漆器展都是云间美术馆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致敬之作。

秦怡和陈佩秋出席云间美术馆五周年庆祝活动

    “仅仅有一家云间美术馆不够,一座城市还需要有更多这样的公共文化的展示空间。”徐迪旻建言,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城市商业体建设规模已经非常宏大,但美术馆特别是私人美术馆的数量还少之又少,如果政府能够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民间美术馆的发展,例如成立公共文化基金支持有理想、有专业、有品位的年轻人开办美术馆,这样城市的文化生态将更加多元和充满活力,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有陶冶情操的去处。“艺术的发展离不开理念层面的批判,好的艺术评论家是试金石也是催化剂。”在徐迪旻看来,艺术评论家必须要有自己的职业操守,要讲诚信,不能唯利是图。同时艺术工作者也要静下心来进行创作,少一些浮躁的心态。随着经济的转型发展,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种随便描几笔就可以卖出好价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徐迪旻说,“雨下下来,地就更结实了。”他认为,艺术品市场的趋于理性对于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大浪淘沙的作用,真正的艺术家能够在这样的时代淬炼出伟大的作品。
      针对国人的艺术鉴赏和收藏热点,徐迪旻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随着丝网版画这种原版复制技术的日趋成熟,书画作品可以进行限定印刷复制,现在的印刷复制技术已经可以达到收藏拍卖级的效果,这将大大有利于提升有些珍贵藏品的曝光度,同时最大可能性地保护了原作的安全和作者的创作欲望,观众没有必要太过纠结于是不是原作真迹。与此同时,美术馆需要向国际上优秀的美术馆学习,利用国际国内优秀人才,大力开发衍生产品,利用衍生产品调动人的五官,除了视觉之外,还有听觉和味觉,最大可能性地丰富观展体验。

      “我是文化交流领域的一条‘泥鳅’!成了‘泥鳅’也就不怕泥巴糊眼睛了!”徐迪旻自嘲。这样的比喻源于他在苏北的一次经历,当地的渔民为了把鳗鱼活着运到日本横滨港,往往会在每箱鳗鱼里塞几条泥鳅,好动的泥鳅在鱼群中搅动时会为箱体注入更多的氧气,让鳗鱼运抵时达到最大存活量。“我就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美术馆温暖艺术,关怀心灵,能够为世界优秀文化的交流碰撞、传承发展贡献自己的应有的力量。”尽管如今年过半百、徐迪旻依旧信心满满。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hqwhwbj@126.com。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