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相关报道

禅与书画——浅谈禅修对书画创作的意义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Emily 2013/7/4

无论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展示我们内心的天性,这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
                                                  ——日本禅师铃木俊隆

      如果从本质上去看,禅修是一种见性的方法,并为我们指出了一条挣脱二元相对世界桎梏而走向自由的道路,这种自由的道路会使我们内心深处本有的创造性得到自然的释放。而这些善良的本能在通常情况下我们自己是并不知道的,在我们平时所感受到的痛苦、束缚、烦恼等等,多来自于这种无知的爱恨与贪染。为此,禅家让我们睁开了第三只眼,去看那由于自己的无知而从未看过的极净之境地。但当我们把禅做为宗教的一种极致的时候,你也许会发现有宗教所在之处也必定会有禅,如果从这个层面上去看,禅也许不只是东方人的专利,但它的确在东方开花结果,它也好像不是佛教的特色,但却在佛教中本固而枝荣。其实只要有憧憬宗教的人在,无论他身在何处何地,禅的面目就应该得到发展,这也是很自然的道理。那么禅到底应该是什么?应该说还是有其基本定义的,如“禅定”乃是梵语dhyana(禅那)之音译。其本意有思维、冥想或静观等意。从这一点上看,修行禅法的人从一开始就有了一个所谓的“知”的倾向,而当这个倾向到达了一个极致的状态时,禅的真趣味便出现了,这种禅的趣味在禅宗被其称之为禅悦、或被称其为法喜等。继之而来的感觉会是一种完全解放或完全安静的感觉,如用禅者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回家与安息”。事实上开悟是突然来到一个人身上的一种刹那间的体验,这种刹那间的体验,会在我们自身的生命里展开一个全新的景象。陆九渊曾说:“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这其实是一个开悟者的心里话。如果用现在哲学语言去表述的话,则是多中见一,一中见多,“一”是没有离开过自身的一切,我们周围的万物中的每一个事物都在体现“一”,并仍然保持着它的个性。
      有语言就会有偏差,这就是所谓的言不尽意,言不尽意,这在人类学术研究上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难题。但出于研究分析的角度和行为个性的需要,又不得不说,如此“禅”便衍生出了许多方面的关联,如禅分南北宗,在引申之,更是多不胜举。如:禅观、禅意、禅茶、禅心、禅机、禅画、禅书、禅诗等等,中国禅宗自达摩祖师传入汉土,又历经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慧灯次第,衣法授承,迄今为止,宗派之多,禅风之众,更是叹为观止。
      书画之道乃是中国特有的本土文化艺术,当文人的理想与禅的自在三昧生气相求时,也就随即一拍即合了。如果从大文化的层面上去看,书画虽然只是文化百花丛中的一朵小花而已。禅书与禅画一词,在中外艺术史上也不是一个新的观念,但这些都只是在概念的范畴里,而不是我们想要的本质,而本质也不是观念新与旧的问题,实是一个人提升高度与个人修为状态的问题。特别是从事艺术创作的艺术家,都应该把禅作为一种自我训练与进修的终生课业。因为书画艺术若从其本质上去看,它显然是一种心灵的活动,是一种包藏在笔墨形式之下的心灵的特殊状态,虽然它不可名状,但这却是真实存在的。中国传统书画历来是非常注重“文人画”一路的,推崇“士气”而反对“工匠气”。我们从美术史上看到的那些书画名手,都或多或少地与禅修牵联着。从唐人阎立本、吴道子、王维、五代的贯休、张元简、石恪等,至宋元的李公麟、梁楷、法常、颜辉等,到明代的陈老莲、董其昌等,再到清代的石涛、梅清、八大山人等都是彻底而有力地彰显了禅与禅文化魅力的书画大师。现代书画大师黄宾虹先生,也是与禅修分不开的特例。他以其毕生的精力,创造出了前无古人的笔墨,他是在继承了历代书画家所创造的笔墨传统,又从形式符号开始进行抽象式的解构,直到八十岁后终于彻悟天道变化之玄机,以一种不可名状的无为的状态,独与笔墨天地神游。故其笔下的山水,不在是一座山、一抹水,而是主观意识形态与笔墨空间融洽的自由转换。从这些书画作品上,我们看到了他对宇宙真谛的彻悟,对原始精神力量的一种回归。
      元代盛熙明在其《书法考》一书中说:“翰墨之妙,通于神明也。”当代书画家石虎先生也提出过“神觉”之说,这和盛氏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传当年周思聪曾问石虎先生,说:“你的书画作品为什么画的这么好”?石虎先生当时只回答了四个字“闭目而墨”。看似简单的这句话,其实包含了艺术创作过程的一种所谓冥想的状态,那也许是一种彻见千差万别之中无差别一体的状态。石涛曾说:“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卫夫人说:“一横如千里阵云”。而被西方学术界视为抽象艺术的开山鼻祖康定斯基也认为精神(灵魂)是宇宙的本源,物质只是蒙在真实世界上的一层面纱,人们只能透过面纱才能看到其背后的闪光的精神,康氏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具备这种才能。明董其昌更以“画禅室”额自居,其书论也指出书画之理通于禅里的玄旨,书画之道就其根源来讲也许靠学是学不来的,既然学不来,那就只能参悟,而这种参悟其本身又具有强烈的主观意识性,而不是完全靠工力使然。准确一点来讲,悟是由直觉之力而生。这也是禅中所提倡的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要旨。而作品的品位,画面的气韵,气质,所达到的境界这些都要靠禅的妙悟而得。
      近代禅中禅学的式微,必然也连带到传统理路的禅书禅画,时代移人,艺术犹然。书画的分化与发展,也是纯正的“禅”的消失,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它的再生与繁荣。而禅门里的次第之分,也大致能反映出每个人的修为过程。从看山是山到看山不是山在到看山还是山,其过程有点类似于登山,景物境界一步一移,变化也是无穷无尽。但其殊胜之处也许不仅仅是在看风景,更为重要的是其内在心性的藉蕴与外示的创造天才。这在中国书画艺术里是极为重要的,其影响也是无所不在至细至密的。艺术家若要实践与印证,也只能是自己反求自己,发现自己本有的善纯明净之心,从而打开你的自家保藏,自在运用。若能真的把握住自己的真心你就完完全全地属于你自己,于此,艺术之美,艺术之真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
      当下的中国文化艺术,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在西方强势文化的飓风中。我们似乎已陷入到邯郸学步的尴尬境地之中。现在或多或少的书画作品,其艺术虽略有可观性,但也只属于物质的技巧层面,距离精神的境界尚有一段路程,而禅的意义也正在于此。它不仅在于为当代书画艺术风格启示出一条充满生机的道路,其更大的意义是为艺术家的内心世界打开了一扇真善美的窗子。这也许才是禅的真义。

文/任子千            

2011年12月17日      

于宋庄真如堂上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